还在流着,我没有擦,任它流到嘴边,滴湿桌上的试卷……②我不敢正视卷子上那可怜兮兮的分数,不敢相信这就是我在学期大考中的成绩。但是,白纸黑字,我又不得不承认这一败涂地。③月光惨淡,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桌面上,映出了母亲起早贪黑干家务活的瘦小身影,映出了父亲在那太阳底下打工晒得发黑的脸,映出了上学前,母亲以关切的表情为我送行,映出了放学时,父亲又以期待的目光迎我回家。无情的岁月在他们的额头上刻下了条条皱纹,辛勤的操劳在他们的眼睛里布满了斑斑血丝——他们对我的关心远远超过了他们自己。可如今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