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

公司简介

  罗鹏认为,建立大熊猫国家公园,需要注意考虑地方及中央责任利益如何划分等问题。同时,他表示,生态保护与老百姓获得收益不能完全对立,应实现保护区范围内产业发展的生态化。

  在罗鹏看来,大熊猫保护存在缺乏整体性等问题。他解释,目前,大熊猫除了保护区,还有风景名胜区、地质公园等,同时涉及四川省多个市、州,如雅安、绵阳等多个地方。熊猫并不会因为这些边界而不交流,但在管理上存在片段化的问题,在保护有效性上有提升空间。

  根据全国第四次大熊猫调查显示,因人类活动加剧、特大自然灾害、气候变化等因素,其种群已退缩至秦岭、岷山、邛崃山、大相岭、小相岭和凉山六大山系。同时,野生大熊猫也被分割在33个局域总群,其中22个种群个体数量低于30只,具有灭绝风险。特别是18个种群个体量低于10只,具有高度灭绝风险。

 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罗鹏介绍,建设国家公园,可整合现有自然保护区、风景名胜区、地质森林公园等,解决跨部门重叠及跨区域协调问题,从更大范围形成有效保护。以大熊猫保护为例,目前,分布在各个区域的大熊猫保护区有30余个,需要解决不同区域协调性,如何使其成为一个保护的整体。

  如何建立大熊猫国家公园?

 

  据了解,大熊猫栖息地是全球地形地貌最为复杂、气候垂直分带最为明显的地区之一,拥有包括大熊猫、川金丝猴等在内的8000多种野生动植物。

  “当前大熊猫保护缺乏整体性”

  大熊猫栖息地将得到完整保护